Search
  • JL Cambridge

疫情中艰难行进的大选……将如何影响在美留学生的未来?



每四年的这个时候,许多在美留学生对于美国总统选举也许都是抱着吃瓜的心态(毕竟我们并没有权利投票嘛),而总统候选人的各项提议又几乎都只有美国公民才能获益,于是我们自然而然地对于总统竞选一事不甚关心,或是仅停留在事后“表情包”的解构。至多,也许也不过是学习传播学、政治学的同学们会一字不落地追下每一次竞选活动罢了。

然而今年的选举似乎与广大留学生不无关联:民主党候选人Bernie Sanders的主张,或是广大希望毕业后进入美国学术圈的留学生的福音


学术圈求职现状

美东时间3月6日,《纽约时报》刊登了一篇名为"The Bleak Job Landscape of Adjunctopia for Ph.D.s"(“博士毕业生成为兼职教授的惨淡前景”)的评论文章,指出美国终身教授职位的数量自1970年代开始便一直呈缓慢减少的趋势,而到1990年代时,加之千禧一代逐渐成年转入大学本科学习的阶段,导致以后数十年的时间里,美国大学的招生数量从1995年的1220万飙升至2011年的1810万。

兼职教授:adjunct professor,指与大学签订为期几年的合同进行教学工作的教授,通常其职位不包含医保等社会福利,薪资较低,且在合同期满后一般需要离职,很难长久留任。
终身教授:tenure professor,指大学为捍卫学术自由而设立的教学+研究教授岗位,其职位福利几乎涵盖一切,且薪资水平较高,不存在合同期满必须离职的说法。一位终身教授若要离职,一般是出于自己的意愿,或是学校财政紧张,抑或是专业取消之类的原因。通常大学对于各个院系的终身教授数量有严格的规定。能成为终身教授的学术大咖,一般需要在规定的年限里有杰出的学术表现(论文发表、研究资金获得等),过五关斩六将。

为了服务突然增大的学生群体,大学自然需要招募更多的讲师。但比起成本更高的选择——保持现有终身教授与兼职教授各自的配额,分别扩大招募——他们作出了另一个选择:对兼职教授进行大量扩招。

于是如今,大学中约只有40%的课程是由终身教授进行授课的,而近年来每年博士项目的录取人数却一直在上升。

现如今,学术圈已成僧多粥少的局面。大量博士毕业生无法在大学中找到教职,抑或找到后不过几年便又得漂泊周折,人生存在大量不确定性,其中尤以理论科学文艺类方向的专业最显著。众多北美top10名校毕业的博士生要进入本校成为教职员工,也都在愈发激烈的竞争中变得难于登天。其中不少国际生在身份与文化的双重压力下,不得不择道回国。可以说,应届博士毕业生在大学寻求教职也成了一件颇看运气的事——取决于当年某校是否开放或新增教职岗位


问题:Trump任总统期间国家教育投入到底削减了多少?

新官上任三把火。Trump当任之时便说过要削减一切非军事支出。2017年,Trump宣布要逐步废止DACA法案,引发了美国全国范围的抗议活动。其时哈佛广场的抗议活动之激烈,甚至让教职人员都惨遭逮捕。

DACA:全称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,该法案使得16岁前到达美国(且在2007年六月)、目前以非法身份居留、在学校或是高中毕业生的人都能获得在美的合法居留权。该法案由奥巴马政府于20126月推出。撤销该法案将直接影响80万年轻人。这些受惠于DACA法案的人,都被成为Dreamer

(Professor Kirsten Weld,哈佛历史教授,于抗议当日被警察带走。)

(图源:The Harvard Crimson)


 而这还只是第一步。事实上,Trump每一年都在提议削减教育和医疗方面的支出。在教育上,这包括削减教育部门13.5%的投入(高达92亿美元)、取消用于弥补招收比计划更多学生的费用的39亿美元、取消学生在毕业后连续10年工作于政府部门即可抵消学生贷款、削减24亿美元的教师培训基金、12亿等。当然,开放给国际学生的奖助学金项目本身就比较少,但在政府不断削减教育投入的情况下,留学生想要毕业留美从事大学教职工作实在是太难了。


Sanders的教育观

(Bernie Sanders | 图源:AP Photo/Patrick Semansky)

01 大学学费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公立大学都应实施学费全免,当前所有贷款都公立大学学生其贷款都应赦免。


02 经济援助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学生都无需每年重新递交经济援助的申请。


03 学生贷款

        除赦免当前已有的学生贷款,其他情况下学生贷款的利率都应进行削减。


04 勤工俭学

        目前所有大学都应扩大其勤工俭学项目数量,满足有兴趣的学生的需求。

是的,如果说以上未必所有项都惠及留学生,那么——

05 大学教职人员数量

大学应当招收更多的教职人员尤其是终身教职员工

在Bernie Sanders的眼里,教育应该成为一项公共事业。他提出,要把现有40%终身教授的比例,提高到75%


当前选举概况


当然,可能就与2016年美国大选一样,民主党一直因其过于精英知识分子的姿态而难以获得民心。而今年民主党内部两大候选人Biden、Sanders还处于相持不下的状态,虽然Sanders从各个方面而言,都似乎稍劣势于前者一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美国最后的选举是"winner-take-all",这也就意味着,比如麻省最后的配额是91张选票,那么如果麻省超过50%的选民选的都是共和党,最后的91张选票,就都会投给共和党(不过麻省是自古以来的蓝州)。这也是为什么每年在选举季的时候,竞选人都会尤其注重在那些swing states(摇摆州),即选票在共和党民主党之间摆动的州。历史上主要的摇摆州便包括俄亥俄州(Ohio)、佛罗里达州(Florida)、伊利诺伊州(Illinois)等。

而目前的选举尚处于第一阶段,即在初选中选出党内参加全国竞选的代表,通常这一阶段在选举年的一至六月。到了夏天,便是全国大会选出党内总统、副总统候选人。到11月第一个星期一后的第一个星期二(今年为11月3日),便是正式的总统大选。


(上图中,浅蓝色为选出Sanders的州,深蓝色为选出Biden的州,黑色为还未进行表决的州,灰色为即将发布结果的州。目前Sanders党内得票700,Biden为853。且在3月17日要公布的Illiois州民调显示Biden领先。数据来源:CNN)


目前因为疫情,Sanders取消了在俄亥俄州的选举集会。这次疫情,也是Sanders在电视辩论中提出说要与中国合作抗疫。他指责Trump贬低帮助美国民众的一生和科学家的行为,并表示无论自己是否成为总统,抑制疫情蔓延的第一步就是让Trump“闭嘴”。

但他近乎社会主义过于先进的教育与医疗诉求,似乎未能使绝大多数人信服。Sanders今年已78岁,而仅比他小一岁的Biden,虽同属民主党派,但主张显然温和许多。

至于麻州,它自古以来就是蓝州。这一次,它选择了深蓝


关于留学与求职


目前因为新冠疫情的蔓延,总统选举一事似乎也具有了极大的不确定性。不论如何,生活还要继续。众多的留学生们,在异国他乡遭到病毒的围堵时,都还要不断挣扎思考自己的进路

学术之外,自然也有机会。尽管CS、金融分析等专业毕业生在美国确实更好就业,但机会总会向优秀的你打开大门,无论背景。


  • 如何找到自己的兴趣点?

  • 如何发掘个人优势?

  • 如何优化简历内容?

  • 如何撰写求职信与准备面试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怀有这些疑问,欢迎留言JL,咨询职业培训相关的问题。希望我们以绵薄之力,能助每一位"Dreamer"圆梦。

78 views

 © 2019 JL Cambridge International Inc. All rights reserved.

 Email: admin@jlcambridge.com 

USA:372 Main St, Watertown, MA 02472

Taiwan:桃園市桃園區大業路一段126號4樓 l 電話:(03) 355-0011

Shanghai:上海市闵行区南江洲路125号浦江城市生活广场城 方4号楼307室 l 电话:15601837735